水浒传中为什么着重描写武松

学习啦  耀聪   2015-11-12 16:43:00

  水浒传是中国四大名著之一,全书描写北宋末年以宋江为首的108位好汉在梁山起义,以及聚义之后接受招安、四处征战的故事。也是汉语文学中最具备史诗特征的作品之一。但是水浒传中为什么着重描写武松?

  武松(天伤星,第14位)是水浒一书着墨最多,是作者泼墨铺陈第一人,也是各种文艺形式传播最多的梁山英雄。

  从民间话本到戏曲,从连环画到电视剧,从银幕到游戏,武松始终活在舞台上。电视剧《武松》一直广受好评,版本不止一个。民间衍生的武松戏曲,则数不胜数。杭州的武松墓,是仅知的梁山好汉墓。当然,所谓树大招风。在所谓的周侗徒弟中,武松虽与岳飞、卢俊义、林冲等人为同门,但武松的地位似乎远没有松粉们期望的高;而在色情的金瓶梅及衍生品中,武松则沦为一个令人不齿之徒。

  武松是棵难朽大树。也因此,武松也是水泊梁山中最难评论的人物之一。

  何以言之?武松不是水浒中最先出现的热场型人物(比如史进),也不是阶段式人物(比如林冲、鲁智深),更不是领导人物(最高位置也就坐到二龙山三把手,步军第二头领)。但一部水浒,武松又是一个最有份量的英雄人物,丰采灼人,特立独行,目空一切,一出场就是十回,甚至于罕见的高寿(武松自此,只在六和寺中出家,后至八十善终,这是后话。--第119回),都显得那么不可思议。

  篇幅超长的武十回武松亮相前,日后水泊梁山的重要人物,基本先后亮相了。梁山的三代天王,王伦、晁盖、宋江都出场了;梁山大智囊吴用、风水大仙公孙胜,也都上了梁山;

  其他的,纹身少年史进,梁山第二智囊朱武、跳涧虎陈达、白花蛇杨春、花和尚鲁智深、小霸王周通、打虎将李忠、豹子头林冲、小旋风柴进、青面兽杨志、旱地忽律朱贵、摸着天杜迁、云里金刚宋万、赤发鬼刘唐、立地太岁阮小二、短命二郎阮小五、活阎罗阮小七、白日鼠白胜、美髯公朱仝与插翅虎雷横,等等,也都先后登场亮相了。简单数来,在武松正式亮相前,至少有25个梁山的重要人物,已经先期亮相。如果加上九纹龙史进的恩师王进,这个英雄名单还要长些。

  从书的进程看,武松出现之晚是难于想像的。

  武松现身于第22回(有的版本是第23回)。如果按金圣叹腰斩过的70回书算,水浒此时已经到了三分之一处。按民间流传的100回本算,此时数五分之一处;而按更广泛的120回本算,书已经完成六分之一。换言之,不论从哪个版本看,武松都不像是梁山超重量级人物的出场时间安排。

  从江湖地位看,武松始终都不是开山立派级别的人物。梁山的三个发展时期,都与武松没有一毛钱关系。王伦、晁盖时期武松都没有加入梁山,算不得梁山第一、第二时期的创业元老级人物。而武松个人在江湖上最风光的时候,当推二龙山时期,做的也只是三大王,位在鲁智深、杨志之后;后来梁山排大座次时,武松在第14位,步军二帅,称不上重量级人物。

  这样的出场顺序,这样的江湖地位,其实是给作者出了天大的难题:是让武松做众多英雄的点缀?还是脱离主流,写一个特立独行的打虎英雄?这就是施耐庵的高明处,或者其要显示自己的高明处,也是他的无所畏惧处。他就是要让众多活灵活现的英雄出现后,再安排武松出场,要让这个人艺惊四座,将水浒传的个体英雄的精彩,推至一个新高点。

  为取得特殊的效果,施耐庵不惜浓墨重彩,全力塑造武松。武松甫一露面,就是接连的十个章回(第22-31回),即著名的“武十回”。

  一个人物接连写十回,这在水浒传是破天荒的,在其它古典小说中也很罕见。就水浒传而言,这个篇幅,几乎是对创立水浒梁山事业创下不世之功的盖世英雄林冲,特立独行的花和尚鲁智深,武功不可一世的卢俊义的篇幅之和。可见在作者施耐庵心中,武二郎确实非为常人。

  武松一出现,把前面所有人都比得暗然失色。鲁智深的倒拨垂杨柳,林冲的血浴山神庙,放在任何书里,都是绝唱一般的场面,但武松在景阳岗一打虎,鲁林的英雄豪迈气概,就算没有失色,至少也不比武松高出一分。

  三次打虎的比较

  老虎是中外民间崇拜的动物之一,中国人将龙虎并称,可见虎在人间的威摄力。这种对龙虎的崇拜,在梁山英雄的绰号中,可以寻找到很多答案。有接近一半的英雄绰号,非龙即虎。在水浒一书中,写打虎的地方,先后有三处,但为天下传唱的,则只有武松在景阳岗打虎。黑旋风李逵杀过虎,而且是一连4只;两头蛇解珍、双尾蝎解宝兄弟,也杀过虎。不过,稍微比较就会发现,后三人打虎,几乎没有任何审美价值,也因之没有传诵下去。

  武松把只脚望大虫面门上、眼睛里只顾乱踢。那大虫咆哮起来,把身底下爬起两堆黄泥做了一个土坑。武松把大虫嘴直按下黄泥坑里去。那大虫吃武松奈何得没了些气力。武松把左手紧紧地揪住顶花皮,偷出右手来,提起铁锤般大小拳头,尽平生之力只顾打。打到五七十拳,那大虫眼里,口里,鼻子里,耳朵里,都迸出鲜血来,更动弹不得,只剩口里兀自气喘。(第22回)

  上面这段文字,说的是武松打虎。这段文字的核心是一个字:打,赤手空拳打。需要注意的是,这段描写,是水浒一书甚至是中国古典名著中,少有的写虎的凶猛文字。为什么要这样,是为了突出武松的能力,老虎写得越是凶残,与老虎肉搏之人胆量与功夫越是了得。对手的强大反衬自己的强大嘛。

  接下来看李逵如何杀虎。

  那母大虫到洞口,先把尾去窝里一剪,便把后半截身躯坐将入去。李逵在窝里看得仔细,把刀朝母大虫尾底下,尽平生气力,舍命一戮,正中那母大虫粪门。李逵使得力重,和那刀靶也直送入肚里去了。那母大虫吼了一声,就洞口,带着刀,跳过涧边去了。李逵拿了朴刀,就洞里赶将出来。那老虎负疼,直抢下山石下去了。 (第42回)

  千里回家接老娘亲上梁山,原本是想尽孝道。没想到半路上老娘亲被老虎吃了,这不能不激起李逵的勃然怒火,杀性大起的李逵追到老虎洞里,把刀从老虎屁股插进去,虎疼痛难忍并致死。写是写得非常生动,但这也算杀虎?几乎没有任何章法,而且杀法极其不雅。看完这段,再看解珍、解宝药虎。

  (解珍解宝)两个跳将起来,拿了钢叉,四下里看时,只见一个大虫中了药箭,在那地上滚。两个捻着钢叉向前来。那大虫见了人来,带着箭便走。两个追将向前去,不到半山里时,药力透来,那大虫当不住,吼了一声,骨碌碌滚将下山去了。解宝道:“好了!我认得这山是毛太公庄后园里,我和你下去他家取讨大虫。”(第48回)

  相比之下,二解兄弟更是不堪,是巧设机关用药箭射到老虎,不是打的。千百年来,一说打虎,人们自然想到武松打虎,谁人记得黑李逵杀过老虎?谁又知道解珍解宝兄弟杀死过老虎?看了上面的两段引文,道理不难明白了。

  醉打蒋门神与拳打镇关西的比较

  拳打镇关西与醉打蒋门神,是水浒传中写得非常精彩的短打场面,民间流传很广,都曾经收入过中学课本。水浒传英雄众多,但真正写对打的场面并不多,算一段,鲁达几乎不写人具体武功,但施耐庵在武松佯装醉打蒋门神这里,特别大笔一挥,写道:

  蒋门神见了武松,心里先欺他醉,只顾赶将入来。说时迟,那时快;武松先把两个拳头去蒋门神脸上虚影一影,忽地转身便走。蒋门神大怒,抢将来,被武松一飞脚踢起,踢中蒋门神小腹上,双手按了,便蹲下去。武松一踅,踅将过来,那只右脚早踢起,直飞在蒋门神额角上,踢着正中,望后便倒。武松追入一步,踏住胸脯,提起这醋钵儿大小拳头,望蒋门神头上便打。原来说过的打蒋门神扑手,先把拳头虚影一影便转身,却先飞起左脚;踢中了便转过身来,再飞起右脚。这一扑有名,唤做“玉环步,鸳鸯脚”。——这是武松平生的真才实学,非同小可!(第28回)

  王环步,鸳鸯脚,这不仅是武松的真才实学,也是水浒一书中展露的真正武术。卢俊义号称枪棒天下第一,但施耐庵愣是没有写卢氏的真正武功,即便是其捉了史文恭,也没让我们见识其真本事。

  如果将武松打蒋门神与鲁智深打镇关西比较,可能会别有发现。

  郑屠右手拿刀,左手便来要揪鲁达;被这鲁提辖就势按住左手,赶将入去,望小腹上只一脚,腾地倒在当街上。鲁达再入一步,踏住胸脯,提着醋钵儿大小拳头,看着这郑屠道:“洒家始投老种经略相公,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,也不枉了叫做“郑关西”!你是个卖肉的操刀屠户,狗一般的人,也叫做“郑关西!”你如何强骗了金翠莲?”扑的只一拳,正打在鼻子上,打得鲜血迸流,鼻子歪在半边,却便似开了个油铺∶咸的,酸的,辣的,一发都滚出来。郑屠挣不起来,那把尖刀也丢在一边,口里只叫:“打得好!”(第2回)

  鲁智深打郑屠户这段,曾经入过中学课本。能入课本,当然是因为写得好。确实,这段文字写得生龙活虎般,非常精彩。

  但和武二郎那段比较,多了一个字:脏。有意思的是,写武松时,施耐庵险些走神,以至不好收拾。试想,如果不是第二十回书中宋江在柴进庄上逢武松,第三十一回在孔家庄上又逢了宋江,武二郎与水浒有什么关联?

  加入梁山以后,特立独行的武二郎渐失风采。只是在梁山大排名之后,与李逵一次发泄了一次对宋江大哥招安理想的不满。此后的重要露面,是征讨方腊时,被暗算失去一只胳膊。再之后,是独臂武松留存杭州六全寺,照顾并送走风瘫的林冲。再之后,是杭州留下一座清忠祖师武松的坟茔。

  金圣叹评论武松是“天人”,是上上人。读懂水浒与未读懂水浒的,可能都喜欢这个评语。

【猜您感兴趣】
【水浒传中为什么着重描写武松】相关文章
【中华杂谈】图文精华
上一篇:李世民为什么会重用宇文士及?
下一篇:宋仁宗赵祯是不是明君